主页 > N生活画 >秋天,在山中 ◎吴东兴 >

秋天,在山中 ◎吴东兴

2020-07-27


『在山中
 我绘下秋的影子
 如一首浓情的小诗在
 爱人底黑眸里
 雾冷之后,我的朋友呵
 不要说我的足音唤不起昨夜的迴响
 在山中,我也看雁
 看东阳西沉的余韵
 只是呵
 光也在我心湖漾起多种的波痕』
秋天,在山中,人,在山中。
山中,对一个厌倦于追求而不愿与现实苟合的青年而言,是灵的蕴藏地,是精神的修道场。
山,本身就是精灵的幻化。
在山中呵!绿风伴我遨游,鸟雀与我共唱,花草同我互乐,若在清晨,披冷露,踩落叶小径,悠然吟唱,若于黄昏,一本书、一片枫,登高,在多彩缤纷的夕阳下,望远,尺寸千里,聚积双目,满是风景,满是相思。
风景呵!是故国瑰丽的山水,相思呵!是一把对人对事,对远对近的怀念。
秋天,本是属于怀念的节季。秋天,你会想起谁?你会想起什幺样的景物?还是,什幺都不想?什幺都不做?
就任一个美好的秋流逝吗?
想念一个恋人,在艺术的秋天,那不是顶浪漫的吗?即便恋人已走。
想念一位好朋友,在凉凉的秋天,那不是一种情感的抒发吗?凉凉中,好友们是否安好呢?就託秋风送信,把怀念变成关怀和祝福。
在山中,一片落叶,一轮落日,甚至一声鸟啼,都是一丝怀念,都是心灵波动的形声。
如逢月夜,怀念如决堤河潮,从东来,自西去,自南来,往北去,纵横交错,久久不能而止。君不闻?「怀君属秋夜,散步咏凉天,空山松子落,幽人应未眠 」。
幽人啊!人在山中,人在竹屋,竹屋是一个故事,亘古爱情的故事。
「冷翠轩」,四周环山,前有小溪,左右植有绿竹异卉,时有清香袅绕,居此,如遗世而独立,机纷尽忘,俗网皆涤,冷冷似山野中人,翠翠自然,乐之,融之。一季,我抛弃俗世琐务,携一旧行囊,走入山中,孤独地。
这山,曾来过一回,就因为有那一回,我才有此再来一次的兴趣和热好。
某些事不是能够让人一而再,再而三的玩味思索吗?
山就能,山是沉默的天书,是无言的钻石。
我来,只为纯化思想,找寻灵感,当然,我爱山,这是性情使然。
吾性喜爱自然,可是,往往因处居尘世,未克常常投入旷野、山林、水湄,这回上山,实是难得的机会,也因为上山,我寻到了许多散失的传奇,也留下了许多故事,果是缘份所致?
我相信缘份,但不执迷于宿命之论,人不该被宿命锁住的,但要认清自己的宿命本质,也就是认清自己「天生的角色」,这跟一般的「宿命论」是不一样的,认清自己的角色,努力去扮演好这个角色,开展出自己灿烂的人生,这才是我体认的宿命,是积极的往前迈进,而非消极的随波逐流。
一如,我信佛,然,并不在形式上打转。
往往形式是无法让人顿悟的,只会让人更迷惘而已。
所以,不可拘泥于形式,而要看清「本质」。
要体认本质,就要有一颗清明的心。
山上,是一片尚未被科技文明所污染的乐土,那真像陶渊明在「桃花源」中所描绘的景象,只是朝代相隔,人世沧桑,理想国毕竟还是一个渺远的理想。
秋在山中,人在山中,一切的故事也就在山中淌漾,这里,有我的怀念与相思,有我的人生感慨与生命痕迹,就算是我脱离都市后悟出的「道」吧!
道在吾心,吾心在自然,自然也是道。※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