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R妙生活 >论博彩业发展周期 >

论博彩业发展周期

2020-08-06


论博彩业发展周期

    论博彩业发展周期

    赌权开放后,博彩收入和博彩税收大增,博彩业成为经济支柱产业。博彩收入在一三年达顶峰,一四年开始深度调整,至一六年下半年才趋向平稳。但博彩税在财政收入中的比重较高,对澳门财政盈余有举足轻重的影响。以一八年为例,博彩毛收入达3,038亿(澳门元,下同),约为○二年234.96亿的13倍;当年博彩税收1,135.12亿,约为○二年77.66亿的14.6倍。若以博彩收入高峰期的一三年计算,比例会更高。

    了解规律查找不足

    从数据上看,除一四至一六年博彩收入负增长,其他时间保持稳定增长。这容易给人认为经济因受益于博彩业增长而保持长期繁荣稳定。其实任何经济活动都会经历繁荣、衰退、萧条和复甦的阶段。

    博彩业自世界第二次大战后在美国成为庞大产业,尤其二○○○年以后从美国进入亚洲市场,更取得突飞猛进的成绩。总结世界博彩业发展的这段历史,不难发现博彩业不可能永远保持稳定增长。世界第一赌城的宝座不断更替,今方唱罢我登场,各领风骚数十年。所以,了解博彩业发展周期规律,有助更清楚自身所处位置,有利克服骄傲自满,通过查找不足保持和提升产业和城市竞争力。

    ○八年笔者到内华达州做访问学者,美国当时爆发金融海啸,拉斯维加斯甚至整个内华达州的经济均面临十分严峻的挑战。○八年十二月拉斯维加斯游客274万,较○七年同期降10.9%;酒店平均入住率76.7%,同比减10.7%;拉斯维加斯博彩收入同比减23%至4.74亿美元,其中赌檯收入减30%降至2.39亿美元;拉斯维加斯○九年十二月失业率高达9.1%,失业人口达9.24万。

    赌城地位更替有因

    通过上述数据,大概可了解拉城当时所处的挑战。那幺现在拉城又是甚幺境况?○八年,拉城有817张赌檯、147,930部角子机;一八年只有467张赌檯、119,989部角子机。○八年博彩收入97.9亿美元;一八年则为102.5亿美元,十年间增长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但比起将拉城与澳门的简单比较,笔者更感兴趣的是世界第一赌城地位的更替。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早在拉城之前,内华达州北部的雷诺是美国甚至是世界第一赌城。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,雷诺一直稳坐美国博彩业龙头老大的地位。Harrah's博彩集团的创始人就是从雷诺发家,一九三五年开设第一家赌场,从四十至六十年代早期一直都是内华达州最大赌场,后来逐步发展成美国博彩业巨人;以雷诺为总部的IGT,也是全美最大角子机製造商。

    那是甚幺原因令拉城成为世界第一赌城?当中有很多因素,例如一九五○年和一九五五年两场特大洪水,动摇投资者对雷诺的信心。拉城的胡佛水坝建成,解决当地供水和能源问题,加上内华达州通过较宽鬆并欢迎投机者的法律,允许上市公司经营博彩业,所以Hilton等许多酒店集团都把大量资金投向拉城的金光大道,在一九五五至一九七○年间,就有十几家着名的赌场酒店竣工投入营业。及至一九七三年,当时号称全球最大的MGM赌场酒店开张,拉城吸引全球目光,从此完全超越雷诺,成为美国乃至全球博彩中心。

    文化转变发展契机

    如果跳出城市层面,上升到国家发展层面,拉城崛起和美国在五十年代国家实力迅速提升也有密不可分的联繫。经历二次世界大战后,美国整个五十年代在经济、政治、军事、科技、文化等各个领域都获得高速发展。半导体、微波通讯、航空技术等取得重大突破,不仅改变人们生活方式,也便利人们出行,间接带动美国旅游业。但科技并非改变人们生活和消费习惯的唯一因素,文化转变也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据统计,五十年代美国西部的人口增长率高达38.9%,几乎是当时美国人口增长率的1倍,当中又有2/3的人口增长集中在加州。因美国移民政策重视吸收专业人士,来自世界各地、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纷纷涌进加州、华盛顿州、新墨西哥州、亚利桑那州等西部城市。单在加州,就聚集当时全球1/3的诺贝尔奖得主和近1/4的美国科学院院士。庞大的科学家、工程师、大学教授等高学历专业人才聚集西部,不仅成为科技和经济发展的动力,也成为推动文化事业发展的动力。因他们对生活品质提出更高要求,客观上形成促进歌剧、交响乐、电影等各项文化事业蓬勃发展的基础。这就给拉城博彩旅游业带来大好发展契机。

    从当时美国西部人口的数量和分布结构看,不难看出生活方式和消费文化的转变,对经济结构调整产生深远影响。因此,审视拉城的经济崛起,必须结合美国西部大发展的历史背景,否则,单凭拉城的努力,不可能取得如此突出的经济地位。

    政策叠加高速发展

    进入廿一世纪,澳门○二年宣布赌权开放竞争,带来以下几个变化,吸引大量外资,激发澳门博彩业者大规模投资酒店和赌场设施的热潮,引入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技术,扩大博彩业市场规模,也为整体经济注入活力,创造大量就业职位,推动各行业发展。恰逢内地在世纪初加入世贸组织(WTO),开始实行居民赴港澳旅游和放宽外汇限制的政策,令澳门博彩业客源地从港台东南亚地区转变为内地消费市场。种种政策效应叠加,令澳门博彩业取得“井喷式”高速发展,当中既离不开内部开放竞争的作用,更离不开国家进一步加大开放力度所带来的改革红利。澳门博彩毛收入和博彩税收总额大幅增加。一八年澳门博彩毛收入3,038亿,约为拉城的3.7倍。澳门将在长期一段时间内都稳坐世界第一赌城的宝座。

    七十年代的雷诺和本世纪初的拉城在达顶峰后,都被后来者追赶,经历由盛转衰的过程。当雷诺全盛期一度是全球博彩中心,但所有优势转眼间就消失得灰飞烟灭。一个城市的兴衰有很多原因,事物发展的规律中,既有客观的必然因素,也有主观的偶然因素。不能把雷诺的兴衰过程简单归咎于雷诺的怠慢(儘管业界多番尝试创新,但最终都失败告终),或政府决策趋于保守,受制于地方保护势力。但总结雷诺的历史教训,最深刻的就是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。

    无不可替代的优势

    从雷诺、拉斯维加斯到澳门,不难发现,博彩业的高速发展离不开几个条件:开放市场、法规完善及吸引大量投资。当前澳门享有“一国两制”的优惠政策,可保证其垄断优势。这时期就像美国的六十年代,雷诺不能预测拉城会迅速取代其“一哥”地位,澳门又怎可轻言这优势在未来长期不受挑战?何况亚洲区内有新加坡开赌成功的启示,日本也即将开赌,极有可能会大大削弱澳门在亚洲区内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目光放得更远一些,最大的变数启示来自内地。假设内地宣布博彩合法化,资金和顾客都将被吸引离开,澳门何来不可替代的优势?一八年澳门经济两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第一是投资表现欠佳。私人投资连续四季有跌幅,可能与大型建筑项目减少有关,加上政府投资减少,令本地生产总值增长放缓。第二是创业指数下降,显示社会创新动力不足。这两点都反映澳门经济过度依赖博彩业而自身增长动力不足的问题。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,澳门如同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若不愿意看到澳门成为下一个雷诺或拉城,就需认真考虑上述所面临的挑战。

    澳门理工学院社会经济公共政策研究所  吕开颜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